首页 > 我欲乘剑归去 > 第009章 是非

我的书架

第009章 是非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孙荡伸出舌头在尸体脸上舔着,一边残忍的笑道:“你妹妹可是很想你哦,不停的喊你的名字,让你救她。我现在让你们姐妹团聚了,你该如何报答我?”

  魏伊人神情癫狂道:“我杀了你们。”

  末日降临后,她父母相继遇害,妹妹是她唯一的精神寄托。现在妹妹惨死,面对这个肮脏的世界,她没了半点活下去的勇气。

  向死而生,有时候死也是一种解脱,但绝不能死而有憾。

  她张嘴咬向孙浩的耳朵,同时抬脚朝其胯下踢出,她双手被废,这是当下唯一的反制手段。

  “找死。”

  孙浩冷笑一声,将匕首刺进她的胸膛,身体快速后退。

  魏伊人喘了口气,迅速朝一侧的跑去,她虽然很想将这两人碎尸万段,但她知道此时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。

  若不尽快逃脱,落在这两人手中将会生不如死,再也无法报仇雪恨。

  她后背肩胛骨靠中的位置突然爆出一捧橙色的血液,在顷刻间凝结成双翅,长约两米,薄如蝉翼。

  这是她在吞噬2级怪物蛟蝇的因果时,病变所产生的抗体技,羽翅。

  这个技能没有攻击性,只能做逃跑用。翅膀快速扇动,她转眼间已飞至半空中。

  下方的孙浩见状,却是狂笑道:“美人,哪里逃,可不止你有抗体技哦。”

  他腿部肌肉快速膨胀,瞬间变得跟青蛙腿似的,脚掌猛踏地面,身体如炮弹般跃起。

  如此夸张的弹跳力,这个抗体技明显是吞噬2级怪物魔蛙而来。

  他跃到魏伊人头顶,抬脚朝她后背踩去。

  魏伊人心中一惊,此时她身在空中根本无法借力反击。后背传来一阵巨痛,她的羽翅被3尽数踏碎,鲜血如雨般洒落。

  她哇的一声,吐出一口橙色的鲜血,眼神一黯然,任由身体坠落,朝地面砸去。

  就在她万念俱灰之际,却见一少年从旁边的屋顶上跃下,于半空中接住她,然后将她护在怀里。

  嘭——!

  两人双双落在地面,少年砸在地上,魏伊人落在少年身上。

  “真他娘的痛啊。”

  李乘风躺在地上,后背的疼痛让他咧嘴叫骂着。

  他长呼一口气,抱着魏伊人站起身,后者受伤极重已无法站立,他只得将其抱在怀里。

  他看向怀中之人,见她双手严重变形,胸口上插着一柄匕首,双眼紧闭,面无血色。

  已到嘴边的那句“你没事吧”实在说不出口,只得柔声道:“有我在,没事了。”

  魏伊人气若游丝的说道:“如果可以,请帮我要回我妹妹的尸体。”

  说完这句话,她便昏死过去,孙浩的那一脚着实太狠了。

  “哪来的毛头小子。”

  孙浩见李乘风救人时竟然用身体去扛下降的速度,只道他是一个初级异人,没什么本事。

  嘲讽一句后,迈着青蛙腿奔袭而来。

  “吼——!”

  只闻一声兽吼,强大的气浪从李乘风身后一侧飞来,震的孙浩气血翻涌,身体倒飞不说,嘴里还不停的吐着血。

  “老板,下次不要跑这么快好不好。”

  熊哥从后方走来,站在他身边。

  为了不让夭夭见到太过血腥的画面,李乘风没有带她过来,而是让阿鬼照料着。

  孙浩倒飞的身体撞倒一根石柱后方才止住,他极为狼狈的从废墟中爬起。

  等级之间的差别,一切花里胡哨都是徒劳无功,所以他很自觉的站在了弟弟身后。

  孙荡的眼神掠过李乘风,最后落在熊哥的眼睛上,略微吃惊道:“3级异人?”

  他眼珠一转,说道:“这可是我的地盘,两位这般多管闲事不好吧?”

  李乘风目光冷道极点:“把你手中的尸体给我们。”

  孙荡单手搂着尸体,右手不停的再上面抚摸:“这位小哥口味也是这般有趣吗?不过,你们既然已经救下了一位,是该收手了。同为3级异人,一旦打起来,结果可不好说哦。”

  因为摸不准对方综合实力到底怎样,背后势力有多大,他只能暂时示弱。

  对方如果就此离去,那便证明实力不怎么样,自己也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动手。

  李乘风突然叹道:“熊哥,我后悔了!”

  熊哥一脸懵逼状:“嗯?”

  李乘风将怀中的女子递给他,后者下意识的接过。

  他走上前,说道:“我不该说让你来动手。”

  熊哥木讷道:“没事,你来吧,我以后有的是机会动手。”

  他在心里替孙荡等人默哀了几秒,随后眉头一皱,我呸,这种人凭什么给他们默哀。

  孙荡见李乘风毫无畏惧的走过来,伸手抓住尸体的脑袋,眯眼道:“小子,你再敢往前走一步,我就把她脑袋拧下来。”

  他不会认为李乘风会傻得前来送死,对方胆敢与自己近距离对峙必定是有所依仗。

  他做尽坏事却还能在末世中存活这么久,是因为他行事够谨慎。就连对付魏伊人这样的2级异人,也需要让小弟来试探其实力,没有百分百的把握绝对不出手。

  李乘风剑指虚空,淡漠道:“御。”

  白色光芒再次从指尖迸出,凝结出一道人影。

  熊哥定眼一看,人影体长九尺,髯长二尺,身穿鱼鳞甲,手握巨剑,正是一位驰骋疆场的将军。

  这道分身他见过,是在地下车库内帮他清理叛徒的那一个。

  将军刚一出现,闪至两人身前,挥剑便斩。

  孙浩甚至连眼睛都还没来得及眨一下,他眼中的世界便倾倒了,橙色的鲜血如喷泉般从自己脖颈断裂出喷出。

  然后,他的世界瞬间昏暗。

  下一秒,白光凝成的巨剑落在孙荡的肩膀上,剑刃虽未靠近,但锋利的剑气已划开了他脖子上的肌肤。

  孙荡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攻击手段,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就已被对方制住。

  孙浩的头颅虽然被斩下,但身体却依然立在那,鲜血不断涌出,溅了孙荡一身。

  他不敢动弹半分,也来不及悲伤。

  李乘风朝他走来,淡漠道:“你要是敢动一下指头,我就把你头切下来。”

  他脱下衬衣,露处里面的白色背心,然后抱过他手中的尸体用衣服包裹住重要位置。

  他走到原先的位置,将尸体放在一处较为干净的地方,接着又走到孙荡对面,淡说道:“别说我不给你机会,打过我,放你走。”

  他手指微动,将军收了剑。
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