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我欲乘剑归去 > 第002章 生死

我的书架

第002章 生死

『如果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』
  相比两人激烈的反应,李乘风却要淡定许多:“你们是异人,这东西应该对你们有用。”

  哪知听到因果二字,车库后方吃得正欢的胖子和猴子也是霍然起身,连滚带爬的跑了过来。

  猴子见到二人手中的物体后,激动道:“是因果,这是因果,我曾经见过。”

  那胖子却盯着李乘风,一脸贪婪的问道:“这东西你哪来的?还有没有?”

  李乘风左手牵着小女孩的手,右手杵着桃枝,风轻云淡的说道:“捡的,没有了,有也不会给你。”

  “你——!”

  胖子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挥舞着拳头,直奔李乘风而来。

  熊哥拦住他,怒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  “我干什么?”

  胖子反问道,眼神突然落在熊哥手上的因果上,一把将起夺了过来。与此同时,一旁的猴子也是一把擒住阿鬼的手,将其手中的因果夺了去。

  两人夺取成功后,迅速汇合到一起。

  熊哥脸色剧变:“你们疯了?”

  他和猴子连忙调动身位,与他二人相对而战。一时间,四人眼中皆有红光浮现。

  李乘风将小女孩抱进怀里,安慰道:“别怕。”

  胖子握紧手中的因果,疯狂而笑:“我们疯了?你才疯了,他们吃的罐头是老子拼了命才抢到的,这因果凭什么给你们。只要我吃下这个因果,就能再次病变,说不定我还能再多一个抗体技。”

  熊哥怒道:“你若想要,大家公平竞争,你何必撕破脸。”

  胖子嘲讽道:“撕破脸又怎么样,老子早就看你不爽了,仗着先病变几天就在那充老大。猴子,动手。”

  他狂吼一声,眼中红光大盛,身上肥肉急剧膨胀,衣物尽碎,顷刻间他竟然变成了一堆肉山。

  李乘风嗤笑一声,左手将小女孩的双眼蒙住:“别看,少儿不宜。”

  咚咚——!

  胖子迈着肿胀的双腿在车库内奔跑起来,身上肥肉不停的颤动,当真恶心至极。再看那猴子,弯下身躯,后腿竟开始变长,脚掌撑破鞋子,演变成兽爪的模样。

  他变异的双腿,猛踏地面,身体跃起,倒挂在通风管道上,那形态当真像一只耍戏的猴子。

  “吼——!”

  熊哥显然也不是吃素的,他扬起头,一股虎啸般的声浪从他嘴里喷出,音波以人眼可见的状态朝奔来的胖子袭去。穿过胖子的身体,落在墙壁之上。

  只听嘭的一声,墙体向里凹陷,水泥块纷纷跌落。

  “没用的,你的音波破不了我的防御。”

  胖子速度不减,跟某国的相扑选手似的,迈着腿,张牙舞爪的扑过来。

  阿鬼连忙挡在熊哥面前,脸色惨白,双手捂着胸口,不停的咳嗽。一边咳,一边从喉咙里吐出猩红色的血液。

  那血液如入箭矢般射出,落在胖子的肉脂上。

  滋滋——!

  “啊——!”

  血液如硫酸一般腐蚀着胖子的肉盾,青烟袅袅升起。伴随着一阵撕心裂肺的惨叫,那毒性极强的血液已渗透他的肌肉,正准备入侵他的筋骨。

  阿鬼张着血盆大口,怒道:“我看你这身肥肉有多厚。”

  说着,又连咳几口鲜血。

  却见一道影子闪来,猴子已跃至他头顶,双手变成利爪状,寒白的指甲在烛光下泛着冷光。他双手前探,朝阿鬼的喉咙袭取。

  “小心。”

  熊哥怒吼一声,气浪将猴子掀飞,但他的动作还是稍慢了一步,猴子的利爪在阿鬼脸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。

  阿鬼不由痛呼一声,双手捂脸,暂停了攻势。

  然而,他的这一停顿,立马给了胖子机会。后者的身体如炮弹般袭来,一旁的熊哥当即把他推开。

  一声巨响后,熊哥的身体被撞飞了出去,砸进一辆废弃的商务车中扣都扣不下来。

  他胸膛塌陷,嘴里不停的咳血。

  不远处的李乘风看着四人的战斗,咂嘴说道:“一个肥胖症,一个骨质增生,一个咽喉炎,一个肺结核。啧啧,你们四人的病变还颇有意思哈。”

  胖子一抬手,将原本就不善于近战的阿鬼拍飞,然后说道:“猴子,干掉他。”

  根本不用他说,猴子早已顺着通风管道爬过来,随时准备发起攻击。他想着先将李乘风的脑袋拧下来,然后再挖出他的心脏。至于小女孩可以留着,等养大些了再用。

  李乘风淡笑一声,说道:“你们真当我的因果是捡来的啊。”

  他将手中桃枝往前一指,嘴里吐出一个字:“御。”

  只见他身前的空间突亮起一道白色光芒,一道白光凝结而成的人影凭空出现。那人影体长九尺,髯长二尺,身穿鱼鳞甲,手握巨剑。站在那像极了一个统领三军的将军,好不威风。

  他手中巨剑一挥,将飞来的猴子拦腰斩段。随后如一道流光般闪到胖子身前,由上至下斩出一剑,将其硬生生砍成两半,内脏混着鲜血流了一地。

  本就不透风的车库里,顿时弥漫出一股腥臭的味道。

  小女孩想掰开李乘风的手,却被他柔声劝阻住了:“听话,自己闭上眼睛好不好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小女孩怯生生的应了一声,然后很听话的闭上眼睛。

  剑魂在几秒内连斩两人后,化为无数光点消失于空气里。

  李乘风将小女孩放回引擎盖上,来到熊哥面前,淡笑道:“死不了吧。”

  熊哥摇了摇头,问道:“是你把他们杀了?”

  李乘风点头笑道:“怎么,心疼了?”

  熊哥摇头自嘲道:“没想到我能看走眼两次,你也是异人吗?”

  李乘风淡说道:“算是吧。”

  熊哥问道:“那你得的是什么病?”

  李乘风想了一下,说道:“精神病。”

  熊哥想到之前那道实力强悍的人影,诧异道:“人格分裂的那种?”

  李乘风挑眉道:“也可以这么说。”

  熊哥挣扎着站起来,捂着胸口说道:“此地不宜久留,血腥味会引来怪物,我们需要赶紧撤离,去另一个基地。”

  李乘风问道:“你还有其他基地?”

  熊哥凄凉一笑,说道:“算是狡兔三窟把”

  李乘风淡说道:“那走吧。”

  熊哥跌跌撞撞的捡起地上的两个因果,然后冲不远处喊道:“阿鬼,死了没有?没死就把吃得带上,我们走。”

  “没死,没死。”

  阿鬼瘦弱的身躯从一处角落里站了起来,他一瘸一拐的走到一辆面包车前,搬出一箱食物。

  熊哥走过去,抬着木箱的另一边,对李乘风说道:“车库旁边有一个地铁站口,我们顺着地铁轨道走三站路就到了地铁的终点站。那里的通道比较少,而且大型怪物也进不去,所以相对安全。”

  李乘风询问道:“你们还能走那么远吗?要不先把因果吞噬了?”

  熊哥摇头道:“不了,这附近还有很多大型怪物,它们感受到血气后,几分钟就能寻到这里来,到那时我们想走都走不了了。”

  李乘风抱起小女孩,说道:“那走吧。”

  他走到门口,用桃枝撑起卷闸门,也不观察下四周情况,就那么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。

  熊哥一时摸不准他是没脑子,还是真的强悍,只得叹了口气,与阿鬼一同走出车库。从始至终,他们都没有看地上的尸体一眼。

  他们刚走没多久,天空一暗,一个足有三层楼那么高的金钱活门蛛来到了车库门前。其体型巨大,腿长如竹。尾部圆形,有图文,像一个圆桌那么大的古代钱币。

  它将脑袋探到车库门口,伸出足有十几米长的须肢,探进车库内,将里面的尸体掏了出来。车灯般大小的六只眼睛望向李乘风等人离开的放心,嘴里发出怪异的声响。
sitemap